西藏民间足球踢球的每一刻都有“世界杯”热情

中新社拉萨11月21日电 题:西藏民间足球:踢球的每一刻都有“世界杯”热情

夜晚10时,拉萨市区的一处足球场,灯火通明,11月的拉萨已是寒冷,奔跑、射门、欢呼,将夜晚的足球场烘托得热气腾腾。狂欢的世界杯之外,西藏高原的绿茵场上仍热闹不已。

晋美旺久是拉萨足球场的常客,22岁的他从小学开始踢球,接受过专业训练。他说,初中时踢球,候场中打了倒钩,被体育老师选中进入校足球队。在大学,他还带领校球队拿到了校际联赛冠军。

此事对野生植物保护工作也是提醒:某些不当采摘者的“无知无畏”的确该批,但他们的“无知”,有时也源于信息供给的不足。

拿水母雪兔子来说,有些大V就认为,就连相关部门官网都找不到的相关图片,指望普通人辨认出这是濒临灭绝的水母雪兔子,有些不切实际。鉴于此,多些濒危动植物知识普及,包括濒危动植物的形状、处境,很有必要。特别是属地管理部门,可以将其纳入“来客须知”之中。

在颜培龙看来,足球水平与经济发展有密切关系。拉萨算是西藏足球水平最高的市。

事实上,在海拔4000多米、人迹罕至的高原上,任何动植物的生命都值得敬畏和呵护。但现实中,总有些人缺乏自觉保护生态的意识,一看见珍稀植物就想挖回家入药。水母雪兔子濒危的原因,就是不当采摘。

如今,水母雪兔子等濒危植物已拟列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希望相应的知识普及跟上,公众的生态保护意识也不断强化,别让类似的“误采”再轻易上演了。

西藏地理位置特殊,很多人都担忧高原缺氧影响踢球的问题,事实证明这并未抑制高原足球热情的增长。

不仅普通人喜欢足球,佛家弟子也热衷这项运动。西藏佛学院有举办年度运动会的惯例,足球是运动场上必不可少的项目,最活跃的便是少年活佛们。

他说,这个赛事是阿里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赛事。从最初只有数十人参与,发展到赛事逐渐正规,参与人数也翻倍增长,“赛事的连续性凝聚了很多业余球员的坚持和热情。而且参赛者的职业也多元化,有公务员、商人、军人、僧人等等。”

“海拔再高,这项体育活动在西藏很多偏远地区还是有基层热情的,尤其是学生群体。”他希望,这种热情能够促进民间足球的专业化发展,培养起专业的教练、裁判员。(完)

他近距离地经历了西藏民间足球10多年的变化,“最明显的是足球场地的增加,其中营业性的足球场地也越来越多,有些可以提供夜间场地服务。而且喜欢踢球的人年龄跨度很大。”

近日,某真人秀节目中,几位明星被指在西藏海拔4000米之上的高原采摘珍稀植物。虽然这期节目是聚焦生态和扶贫,可这一幕让不少观众如鲠在喉——嘉宾们采摘的雪莲正式名称为“水母雪兔子”,已经极其濒危。在引发质疑后,目前涉事视频已删除。

又有人因采摘濒危植物雪兔子“摊上事”。

说到发展,西藏足球并不“年轻”了,追溯历史,20世纪初便有了这项运动,到了20世纪六十年代,西藏队还参加过全国性足球比赛。

因采摘濒危植物水母雪兔子被口水淹没的情况,这并不是第一次。去年8月,杭州一美食博主在海拔4000多米的户外采摘雪兔子并拿来煮泡面,结果视频发出后引发轩然大波,事后该博主道歉承认无知。这次则是明星嘉宾齐上阵,反响更大。

一边是植物学家科考时连标本都不舍得采摘,一边是综艺节目明星嘉宾公开采摘,这让人遗憾。专家称,水母雪兔子每年霜冻期长达8到10个月,生存条件十分恶劣,从种子萌发到开花需要数年才能完成,因此非常珍稀。目前,水母雪兔子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征求意见稿)中已新增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远在阿里普兰县科迦寺的僧人云丹加措也是铁杆球迷。他说:“崇拜C罗,颠球、过人经典动作我也练会了。我们寺庙还经常和边防警察搞联谊赛,几乎每周一次。”

南朗扎西介绍,周末杯比赛最初五人制、八人制居多,为了让足球爱好者都能参与进来,现在赛制采用11人制。

他直言,西藏民间足球发展还需提速,培养专业裁判和教练,举办持续性的名牌赛事是关键。

阿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西藏平均海拔最高的地级行政区。这里的周末杯足球赛以每年两次的频率,已持续了五到六年。

9月21日12时许,涉事艺人公开致歉,但仍然坚持之前的说法——水母雪兔子是节目组提前放置的道具。但植物学家顾有容表示,“每一棵水母雪兔子的根茎叶花都十分清晰,不可能是人造的”。无论被公开采摘的水母雪兔子是不是道具,其负面示范效应都摆在那里。而涉事节目组,也在当天稍晚的时候,发表声明称,由于细节设计失误,尽管未实际发生采摘珍稀植物的行为,但也“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为此“深表歉意”。

谈及高原踢球体验,这位阿里人说,尽管海拔高,但是很多本地人能够坚持踢完一场球。

阿里地区教育局(体育局)体育科科长南朗扎西见证了这场赛事的成长。

这位年轻人和很多西藏的狂热球迷一样,关注世界足球,追世界球星。在他看来,西藏因足球拉近了与世界的距离,年轻一代也因足球有了不一样的人生梦想。

记者观察,西藏人喜爱足球并不仅限于绿茵场上。拉萨的八廓古城,常有孩子在巷道踢足球,三五成群争前抢后,也是老城的独特街景。在日喀则的偏远县,记者也曾看到村子里的孩子,在广场上玩着足球,没有球门、队服,仍玩得不亦乐乎。

颜培龙在拉萨生活了11年,作为内地人,也是拉萨绿茵场上的老牌球员,有幸担任过专业球队拉萨城投足球队职业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