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生刘壮在武汉挑起一个人的“战时医务处”

【你有多美】北京医生刘壮:在武汉,挑起一个人的“战时医务处”

在武汉的65天,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刘壮意外地拥有了“双重身份”。作为ICU大夫,他承包了“战时医务处”的全部职责,同时,还为队友们搭把手,帮着调整有创呼吸机、为危重症患者插管……刘壮是2020年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的获得者,对他来说,在一线驰援抗疫,是这辈子最难忘的经历。

特斯拉CEO马斯克周一曾发邮件,告知员工,据我们所知,特斯拉(特斯拉拥有超过5.6万名员工)还没有员工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如果有任何变化,我会立即告诉你们。马斯克还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恐慌造成的危害远远超过了病毒本身。

马斯克此前还发表了一些有争议的言论。上周,在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马斯克表示,他看到的关于新冠病毒引发疾病的所有证据都表明,这不在美国最严重的100种健康风险之列。马斯克表示,作为对比,死于新冠病毒比开车回家死于车祸的风险低很多。当然,马斯克的言论引来了一些批评,认为这种对比不恰当。

不过,预期在飞往武汉的途中就被打破。刘壮曾担任北京友谊医院医务处负责人,看重这份经验,医疗队领队刘立飞提出由他担任“战地医务处”负责人,保障医疗协调与医疗救治有序开展。刘壮答应了。

在武汉驰援的65天中,除了处理“医务处”的工作,刘壮也主动参与各级查房、疑难和死亡病例讨论。2月12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病房楼15楼会议室中,12楼病区的大夫们就5个死亡病例开展讨论。会议持续了3个小时,刘壮始终在场旁听。

2020年1月27日,刘壮作为北京友谊医院援鄂医疗队领队,和同事们从北京出发,前往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驰援抗击疫情。

去武汉,刘壮有自己的“雄心壮志”。他是一名ICU大夫,日常的工作,就是在病区里救治危重症患者。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发酵,死亡人数增加,在未知的疾病面前,他希望能发挥专业技能,救治更多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北京市援鄂医疗队在武汉停留了65天,所接管的病区,累计收治345名新冠肺炎患者。

由于工作节奏太快,光是医生的排班表,刘壮就制作了5个版本。例行的医疗制度,在特殊环境下没能完全落实,同一波病人,由不同医院的医生参与治疗,但交接班的习惯不同,交接的内容也不一样。3个病区全部开放后,刘壮开始着手制定各项医疗安全核心制度,落实各病区科主任负责制,根据工作强度,动态调整医师排班,保证队员充分休息。

一名危重症患者需要从10层转运到8层进行气管插管,当时在场的医务人员中,没有ICU专业的大夫,刘壮立即换上防护服,为患者上机插管。

从大年初三到3月31日,刘壮去时穿着厚外套,回来时已经换上短袖,家中的亲人每天数着日子等他归来。

为遏制疫情,加州湾区的6个县此前发布了“就地避难”命令(shelter in place)。美国加州当地政府表示,特斯拉未受豁免,需关闭位于加州弗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停止常规运营(normal operations)3周。

异地驰援,与在北京井然有序地开展日常治疗截然不同。一开始,光是收治当地积压的患者就占用了医疗队全部的精力。在数日内,医疗队接管了3个病区,床位达到150张,满负荷运行。

这也是特斯拉连续第6个交易日下跌。和高点968.99美元相比,特斯拉股价已下跌约63%。

在短短几天内,刘壮主持推进了普通病房改造,创建了协和医院西院区首个标准化隔离病房。6天中,医疗队累计收治患者突破百例。

“文武双全”的ICU医生

最初,刘壮一整天都“泡”在医院中。早上8点去,晚上8点回,12个小时不吃不喝。

“感谢北京队,感谢刘壮,好多工作在他们的指引下开展,他们就像老大哥一样关照我们。”3月26日,海南医疗队撤离武汉前夕,医生们向北京医疗队和刘壮表达感谢。对刘壮来说,在武汉的65天里,既作为医生履行了救死扶伤的天职,也收获了珍贵的友情,是他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经历。

由于患者数量庞大,所有医疗力量都投入到病区中,整个医疗组只有刘壮一人。从医疗质量管理、病区协作、受援医院对接到医生排班、建立相关医疗制度,都需要他来协调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