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防疫消毒过度需建立规范化标准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2月15日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有的地方对外环境进行大范围消毒,这是个误区。空气、地面、绿植等,紫外线下存在病毒的可能性极低,在没有明确受到呕吐物、分泌物、排泄物污染的区域是不需要消毒的,更不需要设置消毒通道,对街面进行大量消毒,残留的消毒剂也会污染环境。

“消灭杀”是卫生防疫的重要手段和内容,可有效控制病毒传播途径。现有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主要是通过飞沫传播,同时单位空间里的病毒量越高,被感染的概率也就越大。在局部空间及时消杀,能最大程度降低感染的风险。尤其是在公共场所,比如机关事业单位、医疗机构等,实行例行的消杀就异常重要。因而,无论是民间、业界还是官方,对于防疫消毒都十分重视。

但有些信息却容易带来恐慌式误导,比如“打个喷嚏,气溶胶就可以飞出几百米!” “在家里开窗,带着病毒的气溶胶也会飘进来。”自媒体争先恐后的科普,不但给普通人带来了情绪上的焦虑,也带偏了一些单位或个人,使他们在消杀手段上走向了极端,一些地方均不同程度地采取了“全城消杀”的措施。消杀的面积越大,使用的消毒液越多。比如,2月9日,郑州市对180余条道路进行了喷雾消毒作业,出动人员1200人次,出动各类车辆240余辆,使用消毒液约3300公斤……时下,消毒液等防控物资还相当紧缺,一些地方采取普遍消杀的做法,会进一步加剧供不应求的矛盾。

更重要的是,“全城消杀”这样的做法可能会进一步增加群众的恐慌情绪,比如一些小区搭建云雾缭绕的“消毒棚”,既违反了人和物需分开消毒的原则,又有成为病毒集散地的风险,这些做法都缺乏科学依据。

不同省份的学生学习习惯也是不同的,有些省份甚至学生从未上过早晚自习,但是有些省份学生七点就要上早自习,晚上甚至要上到十点才能去宿舍,学习时长的不同也是影响全国统一试卷的一个因素。同时,人们在划分全国卷的时候会将学生的做题习惯以及做题套路纳入考虑范围内,争取让一些相近的省份做同一套试卷,保证考试的公平公正性。

影响全国教育水平的因素有很多,这些因素导致了我国教育水平有高有低,因此,我国不能实行全国卷的统一。我国地域辽阔,幅员宽广,无论是哪个方面,想要在我国实行全国统一都是很难的,如果非要统一全国卷,让全国的学生都做同一张卷子,毫无疑问,那些教学资源好的学生远远胜过偏远地区的学生,同样的分数在一些省份能考上名校。在另外一些省份就只能上普通的大学,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不公平的。你们认为应该统一全国卷吗?

从专业上讲,基于消杀的效果进行评估,大面积的消杀的做法也值得商榷。空气、地面、绿植等,紫外线下存在病毒的可能性极低,若非受到病毒污染而必须消杀,对这些外部环境实行大面积消杀并无必要,既会对人力物力财力造成浪费,又会因为消毒液的残留而影响环境。常见消毒剂的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通常来说这种不饱和的酸在空气中很难挥发,会对人体带来伤害,渗透到地下会污染水源,产生更为长期的影响。所以,面对过度消杀的现象,很有必要从专业和科学的角度及时纠偏。

不同的省份对待教育的态度也不相同,例如山东省,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尤其是山东曲阜,其文学氛围十分浓厚,山东省的教育在我国也是数一数二的。江苏省,湖南省这两个省份可以说,每年的录取分数线是比较高的,而且试卷也比较难,这是因为一直以来这两个省份都非常重视高考。

2月13日,中华预防医学会消毒分会等三协会发表倡议书,提示过度消毒的问题,既表明过度消毒比较普遍,需要立即进行纠偏,同时又表明建立规范化的消毒指南和标准十分必要。消杀场所、消杀方式、消杀频次、药物配方等,不妨由专业机构制定一个技术标准和操作规范,以形成指导和指引效果,如此才能避免各行其是形成的乱象。除此之外,对于其他专业性较强的防控措施,在出台方案时也应同步制定相应的操作指南,以此提高“科学防控”的含金量。漫画/陈彬